当前位置: >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 正文

星空之下那些生生不息的力量始终有光

作者:admin 时间:2022-10-28 点击:

  仰望星空,人们总是会被造物主的瑰丽艺术所震撼,广袤静谧的星空,始终对人类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人们渴望星空,敬畏星空,那份神秘而无垠的距离感,恰恰是最微妙的悸动。

  虽然面部高差感较一般亚洲人算高,但也不似西方骨架的强势立体和高攻击性,面部的起伏感,更多的是中式写意的意味,清逸隽永但落笔有神的画卷美感铺陈而来。

  骨相皮相都是恰到好处的智慧,不过分凌厉,但也没有一丝懈怠,时刻昭示着和凡人的距离感。

  尊龙的清贵之气,若只是靠一张灿若星河的脸,难免显得单薄,更何况,尊龙拿的并不是“贵族公子”的剧本,恰恰相反,他一生坎坷,甚至孤寂才是他的底色。

  没见过父母、从小被养母收养,童年生活十分拮据,常常有一顿没一顿,更是没有读过书,10岁就被送去学曲艺,靠表演赚钱。

  做洗碗工、端盘子,维持生活的同时自学英语,终于熬到了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直到1980年,尊龙因参演日本导演的舞台剧《铁路与舞蹈》而获得了第25届美国最佳表演奖,才开始真正拥有“演员”身份。

  后来,他便将自己的英文名改为“jojn lone,“万物之灵以龙为尊”,合之为尊龙,用自己的名字,提醒西方人正视中国。

  他将溥仪在乱世沉浮之下的内心演变,跃然于荧屏,深入骨血的演绎,轰动了国内外。

  所以,绝美的尊龙,并不只是一个花瓶,这是一张故事脸,可以驾驭层次非常复杂的人物,能承载人物的命运情绪,那些残酷的经历,于他来说都是一份礼物,甚至恩赐,而这些都化作了他脸上的戏剧张力。

  他本可以星途坦荡,大肆接下《致命武器4》之类的好莱坞巨制,但尊龙却因为片中刻意丑化中国人形象的情节而拒绝,他是有傲骨的。

  但在真生的艺术面前,他又可以卸下一身傲骨,《霸王别姬》中“不疯魔不成魔”的程蝶衣一角让他心心念念,为此推掉了数部巨资电影,但最终还是失之交臂。

  最后在《蝴蝶君》中弥补了这一遗憾,惊艳的扮相和婉转的京剧唱腔,将蝴蝶夫人的雌雄之美淋漓尽致地演绎,那一刻,他是将童年学习戏曲的苦楚和历练付诸于角色之中,其中的灵韵可想而知。

  现在的演员,自是不乏帅气的面孔,但缺了更有层次的美感和深度,支撑不起角色的厚重,才越发觉得尊龙这般有自主探索角色共鸣的敏感度以及忘我倾力诠释的“大”演员是多么纯粹珍贵和令人怀念。

  幸也不幸,这样一张只应天上有的脸,却并没有得到更多的眷顾,甚至亲情对于尊龙来说始终是奢侈的,出生就是孤儿,养母领养他也只是为了政府补贴,几次三番想将他丢弃,但看着越来越年迈的养母,他选择了原谅,他说这辈子唯一感到欣慰的,便是接回了养母,并且为她养老送终。

  虽然他的下半场风光不在,现在的他也早已淡出名利场,隐居在加拿大,平时会去照看一些孤儿,养了一只狗、种了两棵老树,他们,就是他下半生唯一的亲人。

  命运待我以残忍,我以释怀笑人生,最终,他的眼里还是装下了星辰大海,也许,他早已经从孤寂走向了自由。

  不是所有人的星辰都写在脸上,还有些人,是用自己的作品来构建那片诗意的星海。

  在这个人人都为金钱为爱情为有的没的鸡毛蒜皮醉生梦死的时代,还有人心系银河,真是难得。

  一句“不再有人去歌颂自由”,警醒着人们,我们该去探索一下如星空般的那份灵魂自由了。

  他唱歌的时候最自由,喜欢下意识地把手举过头顶,向上无限延伸,他们说,那是在抓光。

  在经历了失去生命中所爱之人的痛彻心扉后,他决定放下执念,将所有的遭遇都当做上天赐予的礼物,而我们都是接受馈赠的孩子。

  一首歌虽然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但背后情绪的起承转合却是要多少个仰望星空的夜晚才能治愈。

  现在的众多歌手,作品只是关乎自己的小情小爱,沉浸在自己的私人情绪里无法自拔。

  唐汉霄的可贵之处在于,他的歌源于自己,但是终于对世界和人生的思考,他剖开了自己,诚恳地想跟听者谈谈,跟这个世界谈谈。

  当一个创作者心存宇宙星河,心存世界,心存人类,创作出来的作品才会有更深层次的生命张力。

  听他的歌,ZIYOO会思考,忘记了我是个人类的渺小,单纯回归了思考的本质,用思考获取来自宇宙星河间的神秘回响。

  而那些有着星空般生命力的人和事物,哪怕只是璀璨一时,但星空中依然闪耀着他的名字。

Copyright 2017 尊龙人生就是博 All Rights Reserved